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 师资团队  > 正文

读书改变了我的命运——小站第四小学创始人张承敬老先生自传

文章来源:本站讯    点击数:36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3-21

读书改变了我的命运

——小站第四小学创始人张承敬老先生自传

我是静海县大中王村人,祖上都是农民。我在九岁时上私塾读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等书籍。十五岁那年春季和族叔、族弟三人去关外——新京(今长春)的四马路泰记家具店学木匠。言明学徒三年,谢师一年,之后才定工资。学徒期间管吃住,每天两顿大葱炖豆腐、白米饭。学了半年,因为想家不干了。

回家闲着没事,要么下地干活,要么去混事由。我叔说:“还是去上学吧!”这一句话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。于是,我进入了本村的静海县立第四完全小学插班读五年级,时任校长兼教师的赵筱馥老师,他知识渊博,教学有方,国文课讲古文释义,抄一段、讲一段、背一段,学了三十多篇,至今尚能记忆,终身受用。

1941年我小学毕业,考入天津汇文中学,时任校长刘芳(神学博士)。

忽然有一天,学校大门两边有持枪上着刺刀的两个日本兵站岗。(后来听说是爆发了太平洋战争,汇文是教会学校因而被封锁。)学校停课了,遣散师生回家。没过几天,学校又通知复课。这时,学校改名为天津市市立第二中学,校长张济。1944年,我初中毕业后升入高中。

1945年日寇战败投降,国民政府接管了学校,校名改为天津市市立第一中学,校长刘芳。19477月,我高中毕业。

毕业即失业,脑子一片空白,什么打算也没有,就到小站姑家去串亲,小住了几天。我姑家的姑父周鸣西是小站小学的校长,我到他家看望,周校长说:“三表哥来当教员吧!”一句定终身!从此,我就开始了我的教学生涯。

九月学校开学了,初级的两石六斗棒子(折钱),我是高级科任,教历史、地理、英语。宁家圈的校田收不上租来,发不出工资。用钱时,会计问你借几斗?我说借二斗,给几块钱。

194811月,小站地区解放了,不久成立了小站市,政府召回当地教师返校开学上课,我们成为了人民教师,每月工资小米一百八十斤(实物)。

1949年,小站地区改为天津县第六区,同年二月,天津县在咸水沽镇召开了全县教师大会,县长张镜讲《新民主主义论》,教育我们听党的话,跟党走,会后重新分配工作,小村一人,大村二人。

我和赵燕庆被分配到会馆村去建学校。我们到会馆村报道,支前会主任张子林领着我们到了操场河(自然村),有一处贾家庄房的四合院和一个大场,他指定做学校,我们用的炊具、吃食、办公用品等都由支前会供应。不久,会馆村成立了农会,建立了党组织,农会主任、党支部书记张嘉庭热心支教,协助办学,安排桌凳黑板等物品,我们开始招生上课。不久小站六区有了教育助理管理学校,开会、学习、发工资都管了。村里的生产发展了,给学校添了新桌凳,翻盖了新教室,学校慢慢发展到六个班,六名教师,学校逐渐步入正轨。

1954年建立联合小学,有会馆村、东闸村、前营村、传字营村、盛字营村共五个大村组成了会馆联合小学,任命我为会馆联合小学负责人。我曾两次被评为天津县模范教师,出席天津专区教模大会,获得荣誉奖章,曾被选为天津县六区的各界代表,代表天津县八百多名教师作大会发言,博得热烈掌声。

1952年,小站小学教师刘棲凤向我诉说:校长压制民主,学生打了老师……,我便写信向报社反映了此事。1955年肃反运动中,这次事件定名为师范帮小集团,我因为写过信便成了小集团成员了,结果小集团头子王炳坤被判刑五年,服刑二年后,经甄别释放,后来落实政策回小学工作了。那年我则被调入韩城桥小学任教,教低年级。我采用精讲多练,结合课外小组复习,三十九名学生都达到了四会要求,消灭了不及格现象。教育科轮番来人听课,当堂考试,效果满意。科长刘子铎在全区教师大会上表扬我,说张承敬教学有成绩。

1980年初,我被分配到北湖中学工作,19833月转入小站二中工作。在工作中,我勤勤恳恳,曾被评为先进工作者。198710月,我离开了小站二中的教师岗位。

1995年入住大港区,进大港老年大学学习书法、古典文学、保健等课,上了十九年,曾被大港老年大学授予“学习型老人”的荣誉称号,又被天津市老年教育促进会授予“天津市优秀学员”荣誉称号,2004年被授予“天津市老干部先进个人”荣誉称号,2010年出版《张承敬书法诗文集》一册。

第1页
当前第1页
共1页